<th id="k4qvi"></th>

    <li id="k4qvi"><acronym id="k4qvi"><u id="k4qvi"></u></acronym></li>
  1. 首 頁(yè) 招聘信息 求職信息 培訓信息 新聞資訊 會(huì )員中心 HR工具箱 招聘會(huì )

    弊病不除,難成之大---對大學(xué)現狀的深思(轉載)

    邁克爾職介網(wǎng)

    “聯(lián)合大學(xué)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,轉移社會(huì )一時(shí)之風(fēng)氣,內樹(shù)學(xué)術(shù)自由之規模,外來(lái)民主堡壘之稱(chēng)號,違千夫之諾諾,做一士之諤諤......”這就是抗戰期間西南聯(lián)大的傳統和精神,這所組建于炮火連天和民族危難之時(shí)的大學(xué),用它剛直不阿、傲然獨立的風(fēng)骨詮釋了大學(xué)的精神,更培養了楊振寧、李政道、華羅庚、黃子卿、吳征鎰等著(zhù)名人物,如今,當我們遙望它,仍覺(jué)得嘆為觀(guān)止,贊嘆不已!


    何以成就一所戰時(shí)清華、北大、南開(kāi)三校臨時(shí)組建的大學(xué)?無(wú)數學(xué)者和專(zhuān)家對之細細研究和深深挖掘,其實(shí)道理很簡(jiǎn)單,因為那時(shí)的西南聯(lián)大秉承了“以學(xué)術(shù)為本、以教學(xué)為本、以教師為本、以學(xué)生為本”的普世公認的大學(xué)原則?纯串斚轮袊拇髮W(xué),與之相距甚遠,弊病頻出,在大學(xué)之路上漸行漸遠,這怎能不令無(wú)數有良知的國人憤慨而擔憂(yōu)!

    中國大學(xué)的弊病究竟出在何處?為什么高校學(xué)術(shù)造假頻頻現身,為什么大學(xué)教授不安于坐冷板凳潛心做科研,為什么教授競相想作官,為什么多數科研成果無(wú)實(shí)際應用價(jià)值,為什么教師只教書(shū)不育人,為什么學(xué)生只求職而不求知,為什么大學(xué)生不讀書(shū)......太多的問(wèn)題值得中國的大學(xué)反思,更值得教育主管部門(mén)反思。

    一、大學(xué)精神逐漸喪失,大學(xué)核心價(jià)值亟待確立

    通觀(guān)古今,縱觀(guān)中外,所有世人公認的名牌大學(xué),都有其傲然于世的獨特精神氣質(zhì),而不管一所大學(xué)的辦學(xué)性質(zhì)和學(xué)科體系有怎樣的差異和不同,其共同的精神和核心價(jià)值是相同的,那就是,大學(xué)始終是人類(lèi)文明和文化傳承與創(chuàng )新之地,是人類(lèi)精神境界得以提升之地,是人類(lèi)追求真理和真知之地,是人類(lèi)尊嚴得以維護之地!無(wú)論時(shí)代如何變遷,大學(xué)的職能如何延伸,其追求真理和真知的旗幟將永遠高高飄揚!

    然而當下之中國,大學(xué)精神喪失嚴重。大學(xué)的建筑越來(lái)越多,占地面積越來(lái)越大,辦學(xué)規模越來(lái)越大,師資力量日益擴充,可以量化的指標和看得見(jiàn)的硬件設施越來(lái)越成為大學(xué)推崇和攀比的對象。大學(xué)關(guān)心更多的是進(jìn)教育部什么樣的建設平臺,拿到什么樣的牌子,爭取到什么樣的項目和課題,通過(guò)什么級別的驗收、考核和鑒定,建成多少?lài)壹壙蒲衅脚_、基地和站點(diǎn)等,其實(shí)歸根結底,幾乎所有的大學(xué)都將目標指向了眼前的、短期的、可見(jiàn)的物質(zhì)利益和經(jīng)濟效益。至于那些看不見(jiàn)的、摸不著(zhù)的、影響一所大學(xué)精神氣質(zhì)和核心價(jià)值的無(wú)形氛圍正一點(diǎn)點(diǎn)地被現實(shí)的功利化的東西擠兌的所剩無(wú)幾!( 文章閱讀網(wǎng):www.sanwen.net )

    在這樣的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下,人們變得躁動(dòng)不安,浮躁無(wú)比。不少領(lǐng)導不求無(wú)功但求無(wú)過(guò),利用手中的行政權利占據著(zhù)優(yōu)勢資源,處于高校資源的壟斷地位;不少老師上下奔走、杯籌交錯忙應酬只為拿課題、評職稱(chēng)、把官作;學(xué)生只把讀大學(xué)當作一種投資行為,忙于應付考試和考證,只為求職而不再求知......少有人潛心坐得住冷板凳追求真理和真知、以學(xué)術(shù)性、科學(xué)性、理性的態(tài)度對待大學(xué)!即使高校有為數不多的敢說(shuō)真話(huà)、干實(shí)事、有能力、有擔當的人,也會(huì )因為不識時(shí)務(wù)而被埋沒(méi)和早早地扼殺!

    在這樣的大學(xué)背景下,何談能出大師級的人物、出轟動(dòng)于世的學(xué)術(shù)成就,更何談守護大學(xué)的精神和核心價(jià)值!用某位歷史學(xué)家的話(huà)說(shuō)就是,“失去了核心價(jià)值的大學(xué)就是一副掏空了靈魂的空殼”。我們期望在這樣物欲橫流、利益當頭的世風(fēng)下,大學(xué)能夠盡早找回屬于自己的靈魂。

    二、“官本位”思想越發(fā)嚴重,學(xué)本位思想亟待回歸

    幾千年的封建社會(huì )史帶給國人的封建遺毒深不可測,就連被人們稱(chēng)為人間最后一片凈土的大學(xué)也不能幸免,“學(xué)而優(yōu)則仕”、中舉之后“一日看盡長(cháng)安花”、“一人中舉,雞犬升天”仍在當今社會(huì )的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中占據重要位置。

    “官本位”的思想在如今的大學(xué)極為盛行,據某些記者的調查和某些學(xué)者的觀(guān)察研究,大學(xué)里基本上沒(méi)有“官本位”涉及不到的領(lǐng)域,教學(xué)、科研、管理、職稱(chēng)評定、干部任免等凡是涉及利益分配的地方都可以深刻感受到“官本位”的觸角,這些領(lǐng)域都幾乎是官員在主導。大學(xué)里的愈來(lái)愈嚴重的行政化趨勢又跟社會(huì )“官本位”的導向密不可分,我們習慣于將大學(xué)分為不同級別,將教授分為不同的級別,將一切可以劃分級別的事物統統劃分為各類(lèi)級別。

    人性的本質(zhì)中本來(lái)就有趨利避害的特點(diǎn),對于老師們紛紛追求官場(chǎng)似乎也無(wú)可厚非, 因為大學(xué)里所有的人都知道,當了官可以有更多的人脈,有更多的可利用的優(yōu)質(zhì)資源,比如好評職稱(chēng)、得到更多的科研經(jīng)費、爭取到更多更大的課題、得到更多的教學(xué)資源等等,而在人才濟濟、競爭激烈的大學(xué)校園里,如果你得不到這些就意味著(zhù)將被淘汰,永無(wú)出頭之日。在這樣的大學(xué)氛圍中,一個(gè)安心去教書(shū)育人、潛心做學(xué)問(wèn)的老師簡(jiǎn)直是寸步難行,過(guò)不了幾年就將被淘汰而變得悄無(wú)聲息。

    “官本位”思想的存在無(wú)形中成為大學(xué)精神淪喪的重要原因,也導致大學(xué)各類(lèi)腐敗的發(fā)生,更給大學(xué)的教學(xué)科研、人才培養等帶來(lái)諸多負面的影響,越來(lái)越多的人呼喚高校去行政化,呼喚“學(xué)術(shù)自由、教學(xué)自由、教授治校、學(xué)生自治”的大學(xué)傳統;仡^看看竺可楨治下的浙江大學(xué)、蔡元培治下的北京大學(xué)、胡先彇治下的中正大學(xué),無(wú)不是以“學(xué)本位”著(zhù)稱(chēng)并受到世人的尊敬和敬仰,大學(xué)官員和教授并無(wú)高低貴賤之分,只是角色不同而已,官員在學(xué)術(shù)造詣深厚的情況下一樣可以走到教學(xué)科研崗位。只有這樣的大學(xué)才稱(chēng)得上真正的風(fēng)清氣正,才能使老師安于教,學(xué)生安于學(xué)。

    錢(qián)學(xué)森先生曾經(jīng)問(wèn)過(guò)這樣一個(gè)問(wèn)題“為什么中國的大學(xué)培養不出大師級的人物”,什么時(shí)候中國的大學(xué)能夠從“官本位”回歸到“學(xué)本位”,也許那時(shí)候,離大師級的人物出現也就不遠了。

    三、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日益扭曲,學(xué)術(shù)風(fēng)氣亟待清肅

    當今中國大學(xué)的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重點(diǎn)強調的是發(fā)表論文的數量、論文影響因子、主持課題和項目的級別和層次、專(zhuān)利的數量等,并將這些量化的指標與大學(xué)教師的職務(wù)晉升、職稱(chēng)評定、年度考核等掛鉤,而沒(méi)有人去過(guò)問(wèn)這些科研成果的實(shí)際應用價(jià)值,以及所謂的學(xué)術(shù)人才服務(wù)社會(huì )和地方經(jīng)濟的能力,更沒(méi)有人過(guò)問(wèn)作為一名大學(xué)教師其根本職責即教書(shū)育人能力的高低、對學(xué)生潛移默化的影響力有多大、學(xué)生對老師的認可度和評價(jià)的好壞,即使有些教師被社會(huì )和學(xué)生所認可,但凡不符合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下所謂的“科研高產(chǎn)者”,一樣被冷落和封殺,其結果就是逼著(zhù)這樣的老師無(wú)可奈何偏離育人的軌道!

    在這樣的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下,老師們?yōu)榱藗(gè)人利益,不惜觸碰道德底線(xiàn),造假之風(fēng)流行,大學(xué)學(xué)術(shù)風(fēng)氣敗壞。有學(xué)者指出,現行的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“導致大量無(wú)效勞動(dòng)、重復勞動(dòng),催生大量無(wú)意義、低質(zhì)量的學(xué)術(shù)廢品,篩選出大量智力快感型和追逐功利型的學(xué)術(shù)人”。同樣在這樣的一切量化的學(xué)術(shù)制度下,導致真偽難辨,誤識良莠,也扼殺了學(xué)者們的創(chuàng )造力和個(gè)性,更使越來(lái)越多的大學(xué)教師育人熱情喪失。大學(xué)的面目越來(lái)越像是一所從事科研的機構和一臺生產(chǎn)論文的機器。

    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的不合理還導致當下很多科研成果并無(wú)實(shí)際應用價(jià)值,因為在一種急功近利的心態(tài)下,在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見(jiàn)物不見(jiàn)人、一切量化的考核指標下,人們都把科研當作晉升、評職稱(chēng)、評獎的捷徑,追求短期內的成果最大化,這從根本上已經(jīng)違背了科研的規律,因為真正的科學(xué)研究是有周期性的、是來(lái)不得半點(diǎn)虛假和浮躁的,正如中科院院士陳佳洱先生所說(shuō)“一個(gè)人一輩子能完成一兩件了不起的事就很不容易了”,科技創(chuàng )新重在質(zhì)量,不能盲目追求論文的數量。這些速生的科研成果無(wú)異是對科研經(jīng)費和社會(huì )資源被白白浪費,這是否值得教育部門(mén)、科技部門(mén)的深刻反思。

    四、人才培養職能逐步邊緣化,教風(fēng)學(xué)風(fēng)亟待改善

    隨著(zhù)我國高等教育的不斷發(fā)展,大學(xué)的職能不斷得到延伸,繼人才培養、科學(xué)研究、服務(wù)社會(huì )之后,大學(xué)又被賦予了文化傳承的職能,在這些職能中,以“知識的教學(xué)”來(lái)培養人才一直是大學(xué)的根本職能和目標。然而,由于我國現行的大學(xué)評價(jià)制度和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制度存在諸多缺陷,導致不少大學(xué)重科研輕教學(xué),少有人關(guān)心教師的教書(shū)育人。這嚴重影響了大學(xué)教師教書(shū)育人的熱情,也直接影響了大學(xué)的人才培養質(zhì)量。同時(shí),由于大學(xué)人才培養的隱形效果無(wú)法物化和量化,更無(wú)法在短時(shí)期內收效,在這個(gè)追求“短平快”、急功近利、利益支配一切的社會(huì )氛圍里,大學(xué)人才培養這一職能越來(lái)越不受重視,即使某些大學(xué)嘴上時(shí)刻掛著(zhù)人才培養,但仍然是在分著(zhù)科學(xué)研究的一杯羹,大學(xué)的人才培養職能越來(lái)越被邊緣化。

    著(zhù)名教育家陶行知曾說(shuō)過(guò),教育就是“千教萬(wàn)教教作真人,千學(xué)萬(wàn)學(xué)學(xué)做真人”,科學(xué)家愛(ài)因斯坦也說(shuō)過(guò)“學(xué)校的目標應當是培養具有獨立行動(dòng)和獨立思考的個(gè)人”,對于大學(xué)來(lái)說(shuō),尤應如此!然而當下中國的大學(xué)卻出現了不少背離這些教育目標的怪現象,諸如老師們不能好好教書(shū)育人、不能潛心作學(xué)問(wèn)、不去琢磨如何“傳道、授業(yè)、解惑”;學(xué)生們不求知只求職、只應付考試不讀書(shū)。

    去苛責這些老師和學(xué)生毫無(wú)意義,因為除了教師和學(xué)生自身的主觀(guān)消極因素之外,有太多客觀(guān)的復雜原因。比如當一個(gè)老師以高尚的師德、一流的教學(xué)水平潛心教書(shū)育人時(shí),會(huì )因為沒(méi)有達到大學(xué)的學(xué)術(shù)評價(jià)指標如沒(méi)寫(xiě)出很多論文、沒(méi)拿到科研項目而永遠被排斥在職稱(chēng)評定的大門(mén)外,也會(huì )因為職稱(chēng)低而失去晉升提拔的機會(huì ),在這樣的處境下,一個(gè)老師又有怎樣的動(dòng)力去堅守底線(xiàn)、犧牲自我利益去維護教書(shū)育人的神圣使命?同樣,在一個(gè)重學(xué)歷不重能力、只看證不看人、一切以分數說(shuō)話(huà)、躁動(dòng)不安的年代里,讓大學(xué)生拋開(kāi)四六級、計算機、普通話(huà)、駕照考試,拋開(kāi)跟學(xué)位和學(xué)歷掛鉤的期末考試,拋開(kāi)能夠幫助他們找到工作的各種證書(shū)和培訓,靜下心來(lái)閱讀、與偉人深度對話(huà)、仰望星空思考人生的意義、感受宇宙的深邃,又是多么的不現實(shí)。

    大學(xué)的人才培養不只是一句口號和目標,它關(guān)系著(zhù)一個(gè)民族的未來(lái)和國家的前途,未來(lái)全球的競爭說(shuō)到底是人力資源的競爭,一個(gè)民族要想立于不敗之地,需要的不是在應試教育模式下培養出來(lái)的、有著(zhù)固定思維而無(wú)獨立思考和創(chuàng )造能力的、只在某一方面有專(zhuān)攻而毫無(wú)人文關(guān)懷和哲學(xué)思考的書(shū)呆子。大學(xué)人才培養的職能不但不能夠動(dòng)搖,更應該朝著(zhù)更為健康的方向發(fā)展,而不是淪為大學(xué)其他職能的附庸,只有大學(xué)的人才培養地位被牢牢確定了,并且相應的評價(jià)制度朝著(zhù)有利于人才培養的方向重新修正,才能夠看到大學(xué)的教風(fēng)學(xué)風(fēng)再現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,才能真正將人才培養落到實(shí)處。
    91香蕉视频APP导航